3Q中文網 > 總裁爹地超給力 > 第349章 宮夜霄承受壓力

第349章 宮夜霄承受壓力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www.utjcgv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349章  宮夜霄承受壓力

    宮老爺子看著他們,目光里并沒有心軟之色,“我的話已經說完了,你們別再浪費口舌了,出去吧!”

    除了宮夜霄,房間里所有人的臉上都籠罩著不甘心和喪氣,就連宮嚴一向隱忍沉穩的性子,在此刻,也難掩失望和怨恨,他以為至少能父親臨終之前,得到他的原諒,并且獲得他手里的一部分股權,沒想到,他們依然一無所有。

    這叫他怎么甘心?

    他們離開之后,宮老爺子疲倦之極了,他閉上眼睛休息了一會兒,才睜開,朝滿臉擔憂看著自已的孫子道,“夜霄,難為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沫沫和漓月在外面,如果您累了,您先休息。”宮夜霄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這兩丫頭,叫進來吧!我還不累,讓她們陪我說說話。”宮老爺子眼神晶亮了幾分。

    程漓月和宮沫沫在外面,看見出來的二叔三叔一家都臉色不好看,宮夜霄出來叫她們的時候,宮嚴一群人并沒有離開,而是坐在酒廊里等著。

    看著病房的門一關起,宮旭氣得捶了一下拳頭,“我們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什么好處都讓大哥一家人占盡了,我們什么好處都沒有撈著。”宮旭的妻子氣呼呼的附合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人先閉嘴,爸還沒有咽氣呢!”宮嚴的眼神里閃過一抹狠光,總有辦法得到父親的股權的。

    “二哥,您有注意?”宮旭立即聽出二哥的話中之意。

    宮嚴警告的瞪他一眼,意味著讓他別聲張,他當然是有主意的,如果連這點事情都沒有準備,他怎么混?

    宮旭立即眼露暗喜,他就看二哥的了,他是沒什么主意的人,但是二哥一定不會輕易放棄的。

    病房里,宮沫沫的眼淚默默的掉下來,她一看爺爺的狀況,就感到了一種即將和他永別的哀傷,程漓月眼眶里蒙著一層淚霧,倒是沒有哭出來。

    宮夜霄雙手兜著褲袋站在窗前,望著窗外的風景,不知道在想什么,程漓月抬頭看向他的背影,多少有些擔心他。

    即便她身處在局外人的身份,但是,宮氏集團現在激烈的財產戰爭一直未消停,宮夜霄成了風尖浪口的那個人,他以小輩的身份頂著兩個叔叔爭權的壓力,一定也不好過。

    “爺爺,你都還沒有看我嫁人呢!我都還沒有把我男朋友介紹給你呢!”宮沫沫一邊不斷的掉眼淚,一邊嬌撒說話。

    “交上男朋友了?那就晚上帶過來見我吧!”宮老爺子萎靡的精神,聽到這句話,又振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!我晚點讓他過來看你,不知道你記不記得他了,他叫夜涼宬。”

    “夜家的孩子?他爺爺是不是叫夜祖源?”

    “嗯!是的!”

    “好…夜家的孩子肯定是優秀的。”宮老爺子隱約記得小時候見過的那英俊少年,長大就沒什么影響了。

    宮老爺子看向程漓月,“程丫頭,不知道你不能不能理解爺爺的苦心…你和夜霄遲些結婚對局勢有好處。”

    程漓月點點頭,“爺爺,我理解,我不會給夜霄帶來麻煩的。”

    程漓月現在明白了,十分明白,她現在做著宮夜霄的女朋友,比做他的妻子,更合適一些。

    同時,她也想通了一件事情,為什么宮老爺子當初那么執意要讓宮夜霄和霍嫣然結婚,大概就是為了這一刻,不讓宮夜霄孤身面對這一切吧!如果他的身后,有整個霍家支持,他的兩個叔叔肯定有所懼諱和收斂。

    現在,她不能幫他,反而還可能成為他的牽絆和麻煩,這令她感到無力。

    宮夜霄倏地轉過身,站在窗前,目光卻深深的鎖住她,程漓月抬頭觸上他深邃的眸,心里像是針扎了一下,有些細微的疼。

    宮夜霄查覺到她自卑的那絲心思,眸色深邃了些,他邁步過來,朝宮沫沫道,“爺爺累了,讓他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夜霄,在我休息的時候,讓保鏢進來,不許任何人進來打擾。”宮老爺子命令出聲。

    宮夜霄立即明白爺爺的想法,他沉重的點了下頭,“好。”

    程漓月和宮沫沫出來,宮夜霄的身影也跟著出來,宮嚴兩兄弟起身看向他,“爸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爺爺睡著了。”宮夜霄應了一聲,朝旁邊待命的幾個保鏢道,“守在這里,不許任何人打擾。”

    保鏢也明白此時非常時刻,宮夜霄的任何命令,必須執行到底。

    “夜霄,你這是什么意思?連我們也不許進去?”宮旭立即氣憤的責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爺爺的意思。”宮夜霄不想和他吵。

    “那誰可以進去?萬一爸出什么事情呢?”宮嚴臉色陰沉的問。

    “如果叔叔想進去可以,必須保鏢在場。”宮夜霄明確出聲,目光盯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宮嚴的臉色一變,好像心底暗藏的心思被他看穿,的確,宮嚴的手里準備了一份文件,他想趁著宮老爺子神志不清醒的時候,讓他按手印簽字,沒想到,宮夜霄竟防著他這一手。

    “宮夜霄,你別太放肆了,你要認清楚,誰才是長輩,誰是小輩。”宮旭立即以輩份威壓過來。

    程漓月的心猛地一跳,看向宮夜霄,心疼著他,宮沫沫也咬著唇,看著不可理喻的叔叔。

    宮夜霄倔傲的臉上透著一抹清冷,他冷冷道,“三叔,我敬你們為長輩,是你們自已失了長輩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宮旭氣得怒不可揭,卻語塞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夜霄,你爺爺是神志不清,糊涂了,現在我們可以不討論股權的事情,我們且讓他安心靜養,但這件事情,日后我們再談如何?”宮嚴目光銳利的望著他,打著商量。

    宮夜霄淡笑一聲,“二叔,股權的事情不是你我說了算,爺爺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說爸的遺矚?為什么到現在我們還不知道遺矚在誰的手里?”宮嚴反問。

    “放心,這是爺爺早就按排好的事情,你我現在都無權過問。”宮夜霄說完,朝門口守護的四名保鏢道,“好好守著。”
蜘蛛侠投注 白山棋牌在线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卫辉出租车赚钱吗 手游试玩赚钱哪个靠谱 极速飞艇p开奖结果 波西米亚时光赚钱攻略 极速十一选五推荐 真人电子游艺注册 pk10免费计划软件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 怎么用化学赚钱 新疆福利时时彩开奖查询 炸金花棋牌游戏赢钱的 香港六合彩108期 七星彩走势图浙江 测试赚钱的小游戏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