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Q中文網 > 總裁爹地超給力 > 第1920章 照顧他的樂趣

第1920章 照顧他的樂趣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www.utjcgv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拿著綿簽的戰思錦,一門心思的給凌司白涂起紅點的地方,手臂,肩膀,后腰,涂完之后,她在旁邊仔細的擰蓋子。

    一邊擰一邊問,“你今晚先別洗澡,洗掉了就沒效了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瞇了瞇眸,“明天一早你再過來幫我涂。”

    戰思錦怔了一下,然后樂意的點頭,“行,我明天過來幫你涂,你也是的,不能吃海鮮,真應該早點提醒我們的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不語。

    戰思錦把他的藥放回藥箱里,才發現,給他涂完藥之后,好像顯得有些無事可做了。

    “吃早餐了嗎?”戰思錦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凌司白昨晚過敏,導致一夜未怎么睡,早上他們來的時候,他才剛起。

    戰思錦想了想道,“那我下樓去給你買吧!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凌司白扣起襯衫,這四周沒什么店,不想讓她跑太遠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現在過敏了,一定要吃東西,增加抵抗力,我正好來得時候看見小區外面有早餐店,我現在就去給你買。”戰思錦說完,她堅定的要去給他買。

    凌司白只好由著她去了,戰思錦沿路小跑著出來小區,給凌司白買了早餐和豆漿再回來,來來回回雖然有些費時間,但是她不覺得累。

    把早餐提到凌司白的桌上,她已經額頭見汗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小區太高檔了,四周都沒幾家早餐店。”戰思錦扇了扇小臉,一張小臉蛋跑得紅撲撲的。

    凌司白看著早餐,道了一句,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沒事,你是病人,照顧你是應該的。”戰思錦說完,露齒一笑,可愛極了。

    凌司白喝著豆漿,抬頭朝她問道,“你的手臂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沒事,我爸昨晚給我換藥了,恢復得挺好的!”戰思錦的傷,戰西揚就上心的很,把藥帶回家給她換上了。

    這時,占思錦的手機響了,她拿起一看,忙道,“是木木打來的,我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說完,她走向落地窗前接起,“喂,木木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!凌老大過敏了,原來他不能吃海鮮啊!過敏嚴重嗎?”那端木木也急壞了,她覺得這是她的錯。

    “是有點嚴重,我勸他去醫院,他不去。”戰思錦小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啊!”

    “我給他涂了藥,你放心吧!我會照顧他的。”戰思錦聽得出來,木木的聲音里有很多自責成分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!我就不該讓你去問他的,早知道,我也不吃海鮮了。”木木都有些哭腔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別自責,下次不去就行了。”戰思錦安慰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!我真不知道他會過敏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怪你,你別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怪我啊!如果我去問他,他說不定就會拒絕的,可是,我偏讓你去問,我知道凌老大喜歡你,你問的話,他肯定不會拒絕的。”

    戰思錦不由愕了幾秒,“什么?我問你問都不一樣嗎?”

    “你看不出來嗎?凌老大對你很好的,你和別人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一樣。”木木在那端小聲道。

    戰思錦的俏臉猛地漲紅了幾分,偷偷看向桌前正在吃早餐的男人,她小聲道,“木木,你一定弄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以后打死不去吃海鮮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只要不和凌老大去吃就沒事。”戰思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照顧凌老大,我們下了班來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工作上有什么事情,你們也打我電話。”戰思錦說完,掛了電話,她不由納悶著木木剛才那句話。

    為什么是因為她,凌老大才會去吃海鮮的?

    戰思錦一邊收電話,一邊走到了凌司白所在的餐桌上。

    她坐下來,撐著下巴,看著慢條斯理的吃著湯粉的男人,“凌老大,我問你,你以前知道你吃海鮮過敏嗎?”

    凌司白停頓了一下,抬頭看來,“當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即然知道,為什么在我問你愿不愿意去吃海鮮的時候,你說你沒意見呢?你該反對我們啊!”戰思錦覺得他太不愛惜自已的身體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吃嗎?”凌司白挑眉反問。

    戰思錦立即瞠著眸,努力回想那天的問話,好像他反問她一句,想不想吃,而她回答是想吃。

    戰思錦立即哭笑不得起來,“你就是因為我想吃,所以,你答應一起去吃啊!為什么啊!”

    凌司白意味深長的盯她一眼,他繼續吃早餐,“別問了,很閑的話,去樓上書房找本書看。”

    戰思錦就是一個愛情白癡,更沒有女孩該有的細膩心思,如果她仔細想想,就該知道凌司白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真得,你的書可以借我看嗎?”戰思錦立即被轉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嗯!你想看可以,不許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借了會還的。”戰思錦對他的藏書很感興趣了。

    凌司白對于她這副吃完還想打包的心思,有幾份無語。

    “隨便你看吧!”凌司白只好應了她。

    “謝謝凌老大。”戰思錦嘻嘻一笑,果然不糾結剛才那個問題了。

    凌司白看著她上樓的身影,莫名的嘆了一口氣,繼續吃早餐。

    戰思錦在他的書房里挑著書看,最后,她挑得竟然是凌司白的筆記本,那擺放著一排整齊的筆記本,可也是最珍貴的寶物。

    戰思錦翻開之后,便感受到了閱讀的暢通了,這個男人記筆記的方式太棒了,重點抓得非常到位,而且配合著圖文一起,簡直比生澀難啃的醫書,更令她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凌司白過了一會兒上來,才發現這個女孩讀得是他的筆記本。

    “凌老大,我走得時候,可以借你的筆記本嗎?不止這一本哦!你這一排我也想借。”戰思錦一臉貪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凌司白微微瞇著眸,“你還真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戰思錦撲哧一聲笑起來,“我們不是師徒嘛!你有義務教我呀!我才不跟你客氣呢!”

    凌司白盯她一眼,哼了一句,“伶牙俐齒。”

    戰思錦想到什么,忙道,“哦!下了班,他們過來看望你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們不用來,我需要休息。”凌司白拒絕,他躺在沙發上,枕著枕頭,仿佛正在準備睡覺了。

    “凌老大,你睡吧!我不打擾你。”戰思錦朝他道。

    凌司白閉上眼睛,沒一會兒睡過去了,他是真得困了。

    戰思錦沒一會兒抬頭看見他睡著了,她也安心的看他的筆記了。

    看著看著,從九點到了十二點,戰思錦不由有些餓了。

    而對面的凌司白又沒有醒來,她心想著,午餐怎么解決呢?

    戰思錦想要看看他的癥狀好點沒有,她起身,輕輕的來到了他的身邊,看著他搭在旁邊的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她想要卷起他的袖口來看看,她輕輕的握住他的手臂,伸手卷他的袖子,一點一點…

    倏地,她的手猛地被男人扣住,而且還是非常用力的那一種,顯然,他在睡夢之中,以為自已被攻擊了,做出了反擊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嘶…凌老大是我!”戰思錦忙出聲。

    凌司白睜開眼睛,濃睫之下,一雙泛著淡淡血絲的眼睛,一瞬間從凌厲如豹,至變得柔和曜黑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嚇著你了?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狀癥消下去沒有!”戰思錦自責起來。

    凌司白的手依然緊緊的扣住她的手腕,戰思錦不由微窘,“老大,你可以放開我的手了嗎?”

    凌司白把她的手放開,戰思錦也卷開他的手臂一看,藥物的作用,癥狀消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這藥有效,堅持涂。”戰思錦說道,說完,她抬頭,就撞進一雙盯著她的眼睛,凌司白躺著沙發上,而她半蹲著,兩張臉,從未如此靠近過。

    戰思錦尷尬的眨了眨眼,笑道,“你餓嗎?餓得話,我打包午餐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讓人送吧!”凌司白聲線慵懶道,“我常吃的一家餐廳,會送午餐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家廚房不做飯嗎?”

    “偶爾會做。”

    戰思錦一聽,笑問,“那你會做飯嗎?”

    “你想償償我的廚藝?”凌司白挑眉尋問。

    戰思錦一窘,她沒想讓他動手啊!她嘿嘿一笑,“有機會,我當然想啊!能吃你做的飯菜,是一種福氣呢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凌司白聲線低沉幾分。

    “因為能動用你下廚,那是多大榮幸啊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做得飯菜,你吃不下去?”凌司白問,必竟他常年拿著手術刀做尸檢。

    戰思錦一愕,非常給面子,毫不猶豫的回答,“你做的,我就能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的眼神里,有了一絲笑意,薄唇上揚,令他整張面容都散發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。

    ”你笑了!”戰思錦立即驚奇的說道。

    凌司白的笑意一止,不笑了。

    戰思錦見他又撲克臉了,她則笑起來,“哎!別這樣嘛!凌老大,你笑起來更帥呢!”

    凌司白瞇著眸,窗外的陽光灑下來,令他清冷而疏朗的眉宇,變得柔和起來。

    凌司白拿過旁邊的手機,向一家餐廳點餐,他要了兩份。打完電話,他坐起身,戰思錦回到筆記本的面前,繼續翻看著。凌司白抬頭,看著翻著他的筆記本的女孩,陽光籠罩著一絲光暈在她的身上,她的面容干凈美好的,令人悸動,甚至令男人產生一種貪婪的想法,想要擁有。
蜘蛛侠投注 靠谱网上赚钱的工作 河南十一选五前三组 新浪棋牌手机版 资讯搜索 大屏导航机不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今日 早餐店真的不赚钱吗 快乐扑克三豹子 加拿大股票指数 山东号码 南通金游棋牌游戏下载 彩的微信名 北京赛车官方苹果手机 胜负彩17167期复式 天津十一选五18100253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快三 炒股背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