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Q中文網 > 三寸人間 > 第八章 才智與反擊!

第八章 才智與反擊!

一秒記住【3Q中文網 www.utjcgv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靈石學堂內,鄒云海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靜,仿佛他不是在給學生們上課,而是在表述他對于法兵的理解。

    每每隨意的一句話,都讓眾人好似醍醐灌頂一般,茅塞頓開。只是這種聚精會神的關注,對于那些剛剛進入道院的學子們,就有些超負荷了,只能先去記錄下來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就連記錄也都跟隨不上時,不少學子都開始了低聲議論,以此放松,王寶樂已經明白,為何法兵系只有三大學堂,實在是這僅僅只是傳授煉靈石技巧的學堂,就絕非數次聽課就可以完全通過的。

    此刻略有疲憊時,他身邊的柳道斌,也終于回過神來,看向王寶樂時,忍不住低聲開口。

    “王寶樂,你這次麻煩不小,我聽說不少老師都提出要將你開除……”他目中滿是同情,只是在看到王寶樂的小包時,面部有些抽動。

    “哪個老師說的!”王寶樂有些生氣,雖然他心底有了決斷與準備,可還是升起苦惱。

    柳道斌拍了拍王寶樂的肩膀,心底感慨,提醒自己要以此為鑒時,正要安慰幾句,可就在這時,忽然的,學堂的大門處走進二人。

    這二人明顯是老生,穿著與其他學子不一樣的黑色道袍,神色肅然,剛一出現,就立刻引起了學堂內所有老生的警惕與注意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情,院紀部的人都來了!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他們,但凡是他們出現的地方,都會是腥風血雨啊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新生不知曉二人的身份,可聽著老生的議論,又看到二人身上的肅然,也都紛紛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王寶樂心頭一跳,隱隱有種不妙。

    鄒云海眉頭皺起,看向那兩個黑袍學子時,這二人恭敬的向著鄒云海抱拳,遞上了一份玉簡。

    鄒云海皺著眉頭看完,抬頭目光掃過眾學子,最終落在了王寶樂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這一眼看去后,頓時學堂內的學子們,一個個都齊齊看去,神色不同,紛紛有了答案,知道王寶樂的事情,終于引起了下院的注意,這是要處理了。

    哪怕王寶樂心底已有對策,可眼看這一幕,依舊還是有些緊張,尤其是此刻那兩個黑袍學子目中帶著銳利看向他時,明顯不善。

    “王寶樂同學,你來一趟。”院紀部的二人中,一位冰冷開口。

    只是還沒等王寶樂起身,鄒云海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夠了,一切事情等下課再說,現在你們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兩個院紀部的學子聞言頓了一下,不敢得罪老師,低頭稱是,退后到了學堂門口,在那里等候時,鄒云海沒有再理會,依舊上課。

    王寶樂心底松了口氣,看向鄒云海時,也都有了感激,雖然他已經有了對應之法,可時間多一些,總歸是好的,可以讓他的思緒更完善,更清晰,此刻閉上眼,讓自己靜心。

    之后的課程中,學子們有不少都幸災樂禍,可這樣的終究不是全部,絕大多數學子還是覺得事不關己,依舊記錄筆記。

    柳道斌心底暗嘆,也不知如何安慰王寶樂,他知道一旦王寶樂被開除,與自己等人就算是兩個世界的了,未來就算真有相遇的一天,想來也都會唏噓無比。

    在這感慨中,時間流逝,兩個時辰后,當鄒云海講完了這一堂課,離去后,所有學子瞬間都看向王寶樂,那兩個院紀部的黑袍,冷厲的目光也落在了王寶樂身上。

    “還要我們請你么,王寶樂同學。”

    王寶樂這才睜開眼,神色平靜,與他往日里給人的感覺有些不大一樣,一言不發的走了下去,隨著那兩個院紀部的學長,離開了學堂。

    隨著他的離去,學堂內頓時就爆發出了嗡鳴的議論。

    “這王寶樂難道真的要被開除?”

    “這還有假,沒看到院紀部的都來了么,但凡是被他們帶走的,我就沒見過一個能沒事的!”在這議論里,有不少人跑出去,跟隨在后,要去看看全部過程,畢竟這件事因為王寶樂的特招身份,影響極大。

    甚至已經不僅僅是法兵系在關注了,其他的學系學子,也都在聽說王寶樂被帶走后,紛紛關注起來。

    沒有去理會身后跟隨的眾人,王寶樂一路神色前所未有的平靜,隨著前方那兩個院紀部的學長,直奔法兵系的山頂。

    走在前方的那兩個學長心中冷笑,他們這幾年帶走之人不少,如王寶樂這樣硬挺的,也不是沒有,可在他們看來,一會兒王寶樂出來時,若還能這樣,那才叫神人。

    一路無話,唯獨他們身后跟隨之人越來越多,直至到了山頂的大殿前,那兩個院紀部的學長才腳步停頓,退后兩側,示意王寶樂自己進去。

    望著大殿關閉的大門,王寶樂深吸口氣,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,但他明白,這一關自己必須要度過,狠狠一咬牙,他直接就上前推開大殿的門,邁步踏入。

    剛一進入大殿,王寶樂就立刻察覺有數十道目光,瞬間就落在了自己身上,在他的面前,這大殿內赫然坐著數十個老師,有中年,有老者,任何一個都表情肅然,更有一些帶著痛惜。

    其中盧老醫師以及山羊胡,也都赫然在內,相比于老醫師的平靜,山羊胡則是復雜,更有一些不忍。

    而在他們的中間,明顯是主持這一次調查的主管,那是一個瘦削的中年男子,此人穿著一身黑色的道袍,目光炯炯,雙唇略薄,全身上下竟散發出明顯的寒氣,使得這大殿的溫度,似乎也都比外面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這些人并非都是法兵系的老師,只不過因王寶樂是法兵系特招,所以才選擇在法兵峰對王寶樂作弊事件調查。

    “王寶樂!”眼看王寶樂進來,那黑衣主管聲音冰寒,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王寶樂深吸口氣,上前一步抱拳,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經考察,你在分區考核中,的確存在嚴重且惡劣的作弊行為,按照院規本應立刻開除學籍,因你是特招學子,故而將你喚來旁聽!”黑衣中年說完,根本就不給王寶樂解釋的機會,轉頭看向四周眾人。

    “諸位同道,現在可以開始了,對王寶樂的懲罰,我本人建議收回特招權限,開除學籍,通告四大道院,永不錄用!”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,冰寒無比,回蕩在大殿時,王寶樂神色一變,心說自己與此人第一次相見,彼此無怨無仇,可這也太狠毒了,這是要絕了自己的前程。

    大殿內短暫的寂靜后,有老師冷聲開口。

    “的確應該開除學籍,如此卑劣無恥之人,沒資格進入道院!”

    “沒錯,老夫也建議開除!”

    “雖懲罰有些嚴重,可若不嚴懲的話,放任這種行為,是對聯邦的不負責任!”陸續的有老師說出自己的判斷,對他們來說,王寶樂就是個可有可無的小人物,既然黑衣中年已經定了調子,他們也沒必要反駁什么。

    聽著老師們的話語,王寶樂輕緩的呼吸著,一動不動,仿佛整個人已經呆滯一般,只是雙手已經握緊,直至山羊胡那里,此刻輕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特招收回即可,誰能無錯,沒必要如此惡懲。”

    只是山羊胡的說法,并沒有得到眾人的認同,很快的在其他幾個老師的開口下,整個大殿建議開除學籍的聲音,成為了主流。

    唯獨老醫師沒有說話,而那黑衣男子似乎也沒有去問老醫師的建議,此刻起身,正要宣布結果,可就在這時,王寶樂猛地抬頭,目中露出悲憤。

    “諸位師長,能否給我一個說話的機會!”

    黑衣中年皺起眉頭,他之所以如此狠辣,就是因為他原本是計劃推薦另一人給法兵系,成為特招學子,可還沒等實施,就被王寶樂搶走,此刻他冷哼,正要不去理會,可一旁的盧老醫師,忽然開口。

    “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他這一出聲,黑衣中年也只能默認了此事,望向王寶樂。

    “諸位師長,我的確知道考核里的一切都是假的,但是我能怎么樣!”王寶樂深吸口氣,身體似乎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“我難道能告訴所有的同學,這所謂的考核,實際上就是假的么!我能么!!”最后一句,幾乎是大吼出來。

    沒等眾老師喝斥,在這激蕩的情緒下,王寶樂整個人好似狂暴一般。

    “一旦我告訴他們,那么學校的考核大計,必定前功盡棄,那個時候,我就成為了學校的罪人,你們告訴我,我該怎么辦?!”

    “危機時刻,我看到同學們受傷,流血,我偏偏又不能告訴他們這是假的,我只能去救他們,難道我去救,錯了么,你們告訴我,我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王寶樂額頭青筋鼓起,整個人顫抖,如同要癲狂,好似要將目中的悲憤,全部宣泄出去。

    “救人是錯的嗎?不應該救人嗎?可我王寶樂如果明明知道這一切都假的,我還考慮自己是否會作弊,考慮自己的得失,眼睜睜看著同學受傷,哭泣,死亡而無動于衷,我還是人么!!”王寶樂近乎咆哮,他的所有情緒,此刻都徹底的爆開,聲音轟鳴,在這大殿內回蕩不斷。

    所有的老師,此刻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到的只是我在演戲,可我想問一問諸位老師,如果換了你們,你們怎么做!冷漠無視死亡,還是與我一樣救人!”

    “我是縹緲道院的學生,我不說上為青天換日月,下為黎民安太平,可我王寶樂,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!”王寶樂眼睛里有淚水,右手抬起狠狠地拍著自己的胸口,發出砰砰的聲音,這一句句話語,誠摯無比,使得四周不少老師為之動容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,王寶樂慘笑中,說出的最后兩句話,更是震動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如果舍己為人也算一種罪,我認!”

    “如果聰明敏銳也算一種罪,我認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,弟子王寶樂,甘愿接受懲罰!”王寶樂聲音擲地有聲,向著四周所有老師,猛然一拜!

    整個大殿,瞬間鴉雀無聲,所有的老師都吸了口氣,一個個神色不斷變化,怔怔的看著王寶樂,實在是王寶樂一句句話語,具備大義,很有道理,無不沖擊他們的心神。

    唯獨在山羊胡等曾看過王寶樂演戲一幕的老師心里,雖被觸動,可還是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勁。

    而那黑衣中年,則是瞇起雙眼,盯著王寶樂,想要再說些什么,可卻無從開口,王寶來的話語在他聽來,雖有破綻,可卻和道德大義牢牢捆綁在了一起,這種手法他熟悉,往往在一些高官身上能看到,可在學生里,卻是不多見的。

    那種反對他,就好似反對正義的感覺,使得黑衣中年啞口無言,再看眾人神色,他知道這一次被對方過關了,暗嘆一聲,本以為輕而易舉就可拍死的小人物,卻搖身一變,成為了刺猬。

    老醫師意味深長的笑了笑,閉上了眼。

    很快的,當王寶樂走出大殿,殿外足有數千人環繞,里面不少嫉妒他特招身份,幸災樂禍之人,正打算看他的笑話時,從大殿內,傳出了滄桑的聲音,回蕩整個法兵系!

    “經我院調查,王寶樂同學于新生考核中并未違規,保留特招學子身份,特此公告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那個。。。有人說被我這個85后的喊小哥哥會全身一震,那好吧,我謙虛一點,咳咳,小弟弟,小妹妹們,推薦收藏有木有
蜘蛛侠投注 幸运飞艇计划专业版 山西省新11选5 a七星彩开奖历史记录 上海贵金属怎么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中奖 江西多乐彩形态走势图 网易CC主播赚钱嘛 春天娱乐棋牌下载官网 湖北十一选五 重庆二分彩走势图 梦幻西游泡妞赚钱 山东11选5遗漏爱彩乐 江西多乐彩出号走势图 12注二码(含组三)方法 爱玩棋牌大厅下载 三分彩全天计划手机版